The Very Thought of You

2015-05-26 15:56:08

 

       果陀剧场的《最后14堂星期二的课》去年开始登陆国内,首先在上海演出多场,获得海量好评后去年下半年开始进军了北京,也同样是好评如潮。之后在京沪两地又演出了几轮,总算在今年4月登陆广州,与睽违已久的广州观众见面。 

       这部戏改编自同名的畅销小说,大陆翻译是《相约星期二》,《最后14堂星期二的课》这个名字是台湾的译名,为了在大陆与小说有所区别,所以在 大陆演出的时候也沿用了台湾的名字。讲述的是一名正处于事业巅峰的体育记者、专栏作家米奇,对自己工作、生活及梦想产生迷惘的时候,在电视上看到了自己当 年在学校里情谊很深的老教授莫利,莫利得了一种罕见的疾病叫“渐冻症”,逐步走向死亡且无药可救,但依然乐观面对人生。于是米奇决定去拜访一下这位阔别多 年的教授。原本只是想在莫利最后的日子再见上一面,却变成了之后每周二的一个约定,在莫利离开人世的最后一段日子里,每周二米奇都会过来,来听莫利用自己 的生命为他上的最后十四堂课。 

       九十年代的时候,原著就被引进国内,以《相约星期二》为书名出版,一直都卖的不错,不过我对这样的鸡汤型小说兴趣不大,所以一直没有尝试。直 到去年得知这部戏要来广州演了,才去下载了一个PDF来看一下。开头的序是大师余秋雨写的,很长,以至于我看了一半的序就睡着了,然后就再也没有打开过这 个PDF文档了。 

      也就是因为这样,我没看过原著,不过在看完整部剧后,应该也大概对原著的表达有了一定的了解。最初将这么一部鸡汤型的作品改编成话剧,对于剧作者来说也是一种挑战,到底这个故事并没有太多的戏剧冲突,更多是两个人物之间的对话,吸引人的是老教授的人生感悟。所以只要拿捏不好,对白不吸引人,就 很容易让整个故事变得很沉闷,或者很说教。但是这次的观演效果却完全没有感觉到沉闷,舞台上被加入了不少欢快的点交织在大段的对白里,使得即便整个戏要三 个小时,观众依然不觉得时间过得慢。而也就是因为这些可以引观众发笑的部分,出现在这部戏不少煽情的地方,让观众即使留着泪也会不小心笑出来。不刻意煽 情,是导演的美德,同时也与剧中莫利教授从容幽默的人生态度面对离别有着呼应。 

       两个演员的戏,考验的是演技的功力,能不能hold住全场。金士杰的表演自然是出神入化,莫利教授的健康时期一直到离世前全身不能动弹的各个时期,他都诠释的特别好。如当初《暗恋桃花源》中的老年江滨柳,金士杰的演绎就让我看得泪流。当年我外公离世前,我也曾在病榻前陪伴,金士杰的很多声音和 动作的小细节真的是像极了,很快就能让我的情感代入进去。而黄磊所演绎的就真的很欠火候,看了两三次现场,一直找不到感觉。(从07年第一次看《暗恋桃花 源》现场憋到现在的话了。)这次金士杰演的莫利教授,也是如此,在他躺在床上无法动弹,走向人生终点时,就有老年江滨柳的即视感,不过相比起江滨柳的无奈 与痛心,莫利教授就豁达、坦然的多了。坦然面对生命的结束,更让人动容。 

      卜学亮在外形上很适合四十岁左右,正值壮年的米奇,但是有一点一声剧来的特色会稍微让这个形象有些怪,那就是他的台湾腔。之所以说怪,而不是差,是因为我还是有准备的,从以前看他的综艺节目和舞台剧,就知道他的这一口音了,但是看到微博上有人在说,所以就特别注意一下。与小小的口音相比,卜学 亮的表演自然到位,诠释米奇这个角色很鲜活、真实,就好像我们身边的一位朋友一样。与真实相比,小小的口音完全不算什么了,而且在你真的看入戏的时候,真 的会觉得米奇就是这样的口音的。相比起金士杰来,卜学亮的表演并没有逊色,而且很巧妙地将米奇这个角色植入到自己的特色中去。 

       特别提一下的是舞台上背景的投影,是莫利教授家的日本大枫树,随着剧情而产生春夏秋冬的变化,尤其是在莫利教授说出“一棵树最美的时候就是落叶之前”时,看着背景上布满金色树叶的枫树,觉得特别美,背景与剧情融合的真好。除了背景之外,音乐在本剧中的作用也不小,尤其是我看完戏后,在微博上放 出那首《The Very Thought of You》,让不少看完这戏的朋友表示听到歌就又找回了那段画面。用爵士乐曲搭配这个关于莫利教授回味无穷又充满人生哲理的故事,应该也是最恰当的。 

       这部戏确实值得回味,尤其是那些从莫利教授口中说出的人生感悟,都能戳到我们的内心,即便是没心没肺的我,也一样对里面如“我不知道怎样讲再见”“你跟你的心灵,能够和平相处吗?”等台词记忆犹新,也同样在莫利教授的身上学到了不少面对人生的态度。走出剧场,回到生活,让戏剧里的感动去影响我们的生活,让一切变得再好一点,才是重要的。



文章摘自豆瓣同城 原文地址:http://blog.sina.com.cn/s/blog_506f744e0101kjhv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