干掉电影,干掉现实主义,干掉现实

2015-09-07 11:21:17


       与话剧《War Horse》相比,电影改编简直就是二流商业片之渣,而且是哪怕库布里克复生也无法挽救的渣。

       话剧与电影的根本区别,是舞台与镜头之别。话剧之根在于舞台。而电影,归根结底是银幕上的蒙太奇,其势如狂潮的机械艺术能量源自现代性,彻底改变了人们的观影体验、人们对“真实”的认知,是谓对空间艺术的剧烈冲击与考验。

       如果说电影艺术与现实主义的全盛似乎已经杀死了戏剧,那么话剧《战马》可以说是舞台对电影的一次复仇式的绝地反击。它再一次展示了空间的无限艺术潜能,再一次告诉我们,就时间性与空间性的操纵能力而言,仅仅只要略微借用声光投影等机械手法,舞台就可以完爆电影。

      无需大张旗鼓的拟真布景,只需三两小道具,儿子坐在舞台左,妈妈站在舞台右,灯光投下,两个时空即刻扭转。辅助叙事的和声强弱成为时间的凝固 开关,而彩旗交错与群众演员站位的变换又是空间的移动。只有一次换幕(即中场休息),而且除了剧终战马被升起,为了构建两层舞台的高低差不得不使用了电动 升台,全剧根本没有用上任何音乐剧常见的电动布景更换装置。整场戏中,配角是布景,布景(比如撕下来的一角素描)亦是配角,“旁白”(来回在故事中走动的 歌者/叙事者)融入剧中,而音乐即是旁白。

       在《战马》中,舞台的全景式时空被挖掘出可怖的纵深性与同时性,而扁平拟真的蒙太奇只能望而却步。木偶马的摹仿魅力,又绝非电影中的真马可以 比拟。这是虚假、夸张与象征主义的胜利,也是亚里士多德的胜利。这一刻,摹仿不止重现、超越了现实,摹仿更创造了真实。真实即是艺术。

       又,《战马》开始全美巡演时,一时兴起又看了一场巡演。无论是舞台还是cast都叫人失望,甚至连剧本也做了无法理解的离奇改动。目前看来 Broadway果真无法逆推(只是快要下档了?)。期待有机会能在伦敦做一个终极比较,毕竟这出戏是National Theatre原创嘛。
     

 

 

文章摘自豆瓣同城